美國的環保、政治及政策-金恆鑣

金恆鑣【若您使用手機無法聽到影片聲音,建議您改用電腦觀看。】
2016-01-14發佈
2,366人瀏覽

講者介紹

金恒鑣先生畢業於國立臺灣大學森林系,擁有加拿大森林土壤學、碩士與地球科學博士。曾任職加拿大紐布朗瑞克大學。返台任職林業試驗所研究員,研究森林上游集水區的土壤與水化學。2008年自林業試驗所的所長職位退休。
曾當任「國際長期生態學研究網」的主席與亞熱帶生態學學會的理事長。出版過自然書寫(如《讓地球活下去》等),英譯生態學相關科普書籍(如《種樹的男人》、《繽紛的生命》等),執行製作生態紀錄影片(如16-mm《藍鵲飛過》、《希望之徵》等),主持編譯《森林學概論》、《生態學:概念與應用》等大學用書。目前專心自然寫作,為文推廣生態保育、生態倫理及生態藝術等理念。現任國際珍古德教育及保育協會理事長。

顯示完整內容

影片介紹

20世紀後半美國國會大量產出環境立法,其原因除了美國工業快速發展帶來的公害污染之外,19世紀中期開始出現的梭羅、馬什等人的環境文學著作、優勝美地國家公園的成立(1890),牛津、耶魯大學森林系的成立,都間接地促進美國社會的環境保護文化,成為深植100年後美國政治人物內心的環境思維。讓金恒鑣先生帶我們走過美國400年環境思想、法制發展的時光長廊。

顯示完整內容

文稿

我要跟各位談一下美國的環保問題,美國現在是世界最強的國家,攜帶美金到世界各國大概都通用,講英文也很重要,美國這樣的國家,在環保的面向他們經歷什麼困難以及他們希望怎麼做,讓大家看一下。

美國在17世紀1600年開始,大批的移民從歐洲到美洲大陸,到美洲大陸以後,他們經歷完全不同的環境,這些移民群眾在歐洲看的羅浮宮、凡爾賽宮,這樣的地方,他到了美洲大陸什麼也沒有,對他們而言是一個陌生的環境,但卻又是非常自然的環境,他們沒有文明的登陸,他們不知道怎麼辦且無法理解,只能夠把他們以前的文化知識,像是黑奴之類的就上岸謀生,那時沒有區分土地是誰的,因為在他們眼中印地安人不具有任何土地的權利,在這個環境之下,他們將自然資源看成豐富,作為一個可以讓他們生活的地方,如此而已。自然資源是一個工具性的價值,什麼叫工具性的價值?森林砍伐完畢,你可以造林繁殖,你也可以做其他用途,這是一個工具性的價值,並不是森林讓你享受並啟發你的靈感,看看野生動物對世界、環境的認識,這是沒有的,土地開發也是一樣。

[02:33]
這個時候才看得出來野生動物,那時我們叫做野牛,一大群鳥飛過去天空都看不見了,2、3天才看的到天空,是這樣的環境,他們在2百年之內是很辛苦,但是很有希望,他們唯一的不安全,就是有原住民在那邊居住,所以移民者有槍就是他們的保障法律,把土地圍起來,像是國土一樣的生活方式。

在1626年,美國仍是殖民地時代,1776年國家才獨立,所以說1626年在這地方的殖民地,頒布法令,由英國人背書的法令,此法令是有效力的,森林若沒有經過委員會的准許,是不能賣出去的,一旦沒人賣出去就沒人砍,我們現在保育野生動物中,最重要的就是沒有人要買,自然就沒有人去砍、沒有人去抓。例如象牙或是犀牛角,如果走私到台灣被海關抓到,唯一的去路就是燒掉,也就是說不能產生買賣行為,不能夠藏匿這寶貴的物品,一提到寶貴、珍稀,背後含意就是錢,不然怎麼說是寶貝呢?珍稀有個珍字,象牙若要燒掉,如果是非法的。美國差不多100年,他們森林已經被砍成這樣了,到200年很容易的就會變成這樣的環境。

[05:14]
所以在那個時代,開墾是他們唯一要做的事,在200年裡面,移民真的是改造原始的環境,原始環境也改造他們的文化,他們原來的文化,是從歐洲帶來的文化,逐漸地成美國式的文化。在19世紀時,另外有一批人,最有名的當然是梭羅(Henry David Thoreau,1817-1862),《湖濱散記》、又譯為《瓦爾登湖》的作者,他有很多書,梭羅大概是美國環境保護最重要的人物,雖然他沒有做保育工作,但是他對環境的描述跟克制生活適應環境,讓這環境不會因為生存而招到太多的剝削,在美國精神、環保方面,第一位就是梭羅,他的《瓦爾登湖》,其有名的不只是散文,現在著名的是紀錄環境變遷的基本資料,因為他的筆記寫的非常清楚,什麼鳥從南方來?又在什麼時候來?花什麼時候開,什麼時候第一朵花開?花什麼時候結果,什麼動物在食用?記錄得一清二楚,以現在資料再回頭看,環境在3、4百年來變成什麼樣子,就是透過梭羅這本書,到目前仍是非常經典,是最重要的參考書。

[07:30]
19世紀還有不少人對生命的探討,尤其是生物的生命探討非常積極,各位知道達爾文的書,就是那時候出來的。華萊士的書是在英國的,對於自然的描述、呼籲自然最好不要留下腳印,是這樣的理念。不久後另外一本書,馬什(Marsh,George Perkins,1801-1882) 寫人跟自然的關係,具有倫理性思考之著作,並不是利用性的,我們叫做工具性利用,他非工具性利用,可以讓水比較乾淨,讓空氣比較好,野生動物互相一連串的關係,在他的書裡面,美國這派人影響領導人,就是當時的總統,羅斯福總統那代。所以黃石國家公園設址的人叫做約翰·繆爾(John Muir,1838-1914)台灣曾出版他的書,我們的國家公園,他們讓國家公園成立,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奧杜邦學會」,學會最有名的就是,詹姆斯·奧杜邦(James Audubon,1785-1851)他出的書、他畫的畫、畫鳥的非常有名,這些人逐漸的讓部份的從政人員,了解利用環境充分的地步以後,讓後世子孫可以享受,還有其他的功能,而不是直接利用性的功能,到20世紀,他們對環境比較重視,因為森林砍伐相當厲害,40%都砍光了其他部分品質變得很差。

[10:03]
環境品質差有些野生動物沒有辦法活下去,耶魯大學第一個成立森林系,梭羅就是哈佛大學森林系畢業的,梭羅之外另外一個很有名的就是《砂郡年紀》的作者阿爾道.李歐波德(Aldo Leopold,1887—1948),台灣也有翻譯本,這本書很重要、經典。李歐波德是耶魯大學森林系畢業的,所以這些人,對環境的愛護與倡導,非常有幫助,1908年,羅斯福總統,在白宮召開國家保育研究會,這研討會,他要所有的州長都參加,你想想看要花多少時間、精神,聚會到白宮,1千多人召開國家保育研討會。因此,羅斯福總統在環保上面相當有成就,他的文章也非常有名,常常被選入自然寫作、文集裡面,譬如他的文章的,1930年,因為開墾太多土地,曾發生沙塵暴事件,你們只要上網去查「沙塵暴」3個字,1930年,國家成立土壤保育署,這是聯邦政府底下非常重要的機構,像我們環保署、中央政府一樣。土壤保育署,專門抑制飛砂走石,中國大陸的黃土高原飛沙走石相當厲害,他們現在花了很多錢造林,因為他們生活條件改善了,造林就有希望。

[12:33]
如果生活條件沒有改善,每一寸土都要使用,1、2坪地也要種東西,現在他們是重新造林的全世界第一,記住人工林跟天然林對環境的保護非常不同,但是總比什麼都沒有好。美國在20世紀最重要也就是所有的法案,大概在1770年左右,法案一個個出來,全都是因為環境破壞了,剛才說過,一方面是有部份的人,另外一部分人呢?就是講土地倫理、道德,以人為中心主義要改成生態中心主義,這世界其實面臨的,過去的事情,造成現在的問題,過去3、4百年的問題,造成現在生物多樣性減少,所以美國舉行非常重要的論壇,就是生物多樣性的論壇,在1992年聯合國開始有生物多樣性公約,另外一個大問題,一個是生命問題,一個是氣候問題,這個生命問題就是生物多樣性,氣候問題就是氣候變遷,聯合國一連串的氣候變遷條約,美國並沒有簽,全世界簽了,只要美國不簽,這個條約就等於廢物,所以說京都氣候變遷條約,美國沒有簽署以後現在已作廢今年(2015年)12月即將召開巴黎的氣候變遷會議,歐巴馬上台以後,他要為他的個人留下子孫能夠記住他的,就是在環境變遷的努力。

[15:07]
所以美國總統歐巴馬在2009年一上台,他就說對氣候要做反應,對未來要負責任。2013年又連任了,他開始採取行動,但你知道國會通過這些是很難的,但是美國總統有權力簽約,不需經過國會。2014年紐約高峰會議開完後,歐巴馬說這個世代是看著問題發生的時代,我們的世代是要解決問題的世代,我們造成的問題更需要解決問題。未來,2020年至2030年間,他們要減掉2005年的20%。最後,美國在民主政治之下,他們在黨的之間有非常多的路線,其中最清楚的氣候變遷是民主黨跟共和黨,民主黨認為氣候變遷是道德問題、是良心問題,一個不可避免的問題,需要解決社會正義、平權國家正義;但共和黨卻認為這是經濟問題與錢有關係,所以他們到現在都還沒有談妥,90幾個民間團體寫信給總統「我們支持你,你就去做。」所以這幾本書,這都是去年的書,只有中間那一本有中文翻譯,其他都沒有,從四本書裡面,你可以看到,美國的暢銷書、環境暢銷書,不像我們這邊是財政教育書、健康介紹書、什麼書都賣的好,15分鐘不能講太多,謝謝諸位。

[17:50]
主持人(謝英士):我們TEED是以學習TED的方式,讓我們環境教育,你看一早上下來,至少聽過四個,我們不會只有聽一個,理事長我想以後我們還有機會,事實上我應該把書拿過來,如果各位知道談到國會立法,大概都不會跳過美國,因為理事長是學土壤,森林系畢業又學土壤又學地球科學,應該說是生態界的先驅,我這樣講的意思是,學生態的人或者是有自然科學訓練的人,會把立法再往前推一個世紀,就像剛剛講的,有土壤的、自然資源保護的,因為我是學法律的,我們自己在念書的時候說,美國最重視環保的總統,因為有票選過,那個網路上有票選過,結果是林肯,林肯除了是人權律師之外,他還是一個非常重視環保的律師,我利用一點時間,我想請教一下,因為美國當然是很重要的國家,到目前為止還是,根據您的觀察,像美國這樣的國家,目前真的他們很重視環保嗎?第二個問題,在美國推動環境工作時,是菁英主義還是公眾主義?

金恆鑣:我試著回答一下,美國其實是很大、很複雜的,但民意是非常重要的,所以他們的民間團體非常強勢,而且他們民間團體是靠非政府的經費支持,所以他們聲的音就會比較大。但最重要的是領導人,國家的領導人決定環保這條路就會開得很快,但他之所以決定是因為他的知識很豐富,看事情比較全面,像現在選舉,沒有人講環保,沒有一個總統說環保怎麼樣,連台灣大學沒有生態學系,台灣沒有,人家多少生態學系,真的蠻可惜的。
第二個,你說他們菁英嗎?還是一般人,我想這兩個都重要的。好書都是菁英寫的,那麼平凡百姓的水準,會讀菁英的書、演講,所以菁英跟民意一定要配合,尤其是教育制度,菁英的資料需放到教育之路裡面,他們的小學與幼稚園都會講氣候變遷的事情,會講生物多樣性的事情,這些名詞,至少他們記住氣候變遷、氣候暖化、海平面上升、酸雨、臭氧層等等他們都要學習,所以我想菁英絕對重要,但是它是突出的,若真的要水平上來的話,那就是民眾,就是我們大家,所以在選舉上面,我們可以表示說,希望蔡女士、洪女士對台灣的環保問題,給我們一點看法跟你將來怎麼做?我覺得這個是我們可以問的,是不是這樣,謝謝。
主持人:我們看看哪一天有哪個總統真的是非常重視環境,懂得處理環境又能夠把經濟處理得非常好,另外我們的環教饗宴,論壇的目的就是這樣,希望把理事長的理念,能夠帶到更多人知道,我們掌聲謝謝金理事長。

顯示完整內容

相關節目

目前暫無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