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委員與環境-田秋堇

田秋堇【若您使用手機無法聽到影片聲音,建議您改用電腦觀看。】
2016-01-06發佈
2,106人瀏覽

講者介紹

立法委員田秋堇女士,台南縣人,年輕時就讀北一女、臺大哲學系,於2004年起擔任立委至今(2015年)。田委員當年為了保護棲蘭檜木投入立委選戰,至今除了繼續守護山林,更在國會為山川大地、空氣品質以及能源政策把關,對於環境事務盡心盡力、不遺餘力。

顯示完整內容

影片介紹

田秋堇委員於2005年進入國會,蒼鬱的棲蘭山林,是她踏上征途的起點。一路上對於環境的關懷不斷延伸,讓田委員成為反核的堅定鬥士,環保團體的最佳盟友,更在大埔事件陪伴農民到行政院抗爭。
田委員認為,為環境奮鬥不是只有立法委員的工作,行政機關要確實執行、民眾更要積極參與!

顯示完整內容

文稿

大家好。今天我要講的題目聽起來有一點動作片,叫做「為環境而戰』,為什麼我用這個題目呢?回想起來我是怎麼走進立法院?因為我覺得只留在民間團體為環境發聲、為環境奔走沒有用,我到立法院就輸了。每一次我在立法院受挫折,回去跟陳玉峰老師(靜宜大學生態人文學系教授)、其他老師訴苦時,他們就說,活該,誰叫妳不進立法院。我說我先生已經是宜蘭縣長,我再進立法院,我何必呢?一把年紀還被人家說我在搞家族政治,我才不要。但是到後來我發現,要讓政治人物成為環保人士真的是太困難了,所以不如袖子捲起來,設法讓環保人士進到立法院。

我們的宜蘭,非常美、好山好水的宜蘭,許多人都認為宜蘭天經地義就是那麼美,我跟大家報告,沒有錯,宜蘭本來很美,但是宜蘭今天保有他的美是我們宜蘭人過五關、斬六將,這個大粒汗、小粒汗(台語)拼了半天,好不容易才保住的。我們看《噶瑪蘭雜誌》當年我是總編輯,在1987年12月09日那一天,陳定南老縣長跟王永慶董事長在華視,當年只有老三台,華視新聞廣場李濤先生邀請兩位,上華視辯論、談六輕的事情,那是一個世紀性的大辯論,陳定南縣長面對他的老頭家、以前的老闆王永慶董事長兩個人,一個是永續發展的概念;一個是台灣經濟掛帥,高能產業即使是有汙染,也必須往前衝的一個論述。

[02:48]
我要跟大家報告,當年沒有人知道、一般人很少聽說張忠謀先生的名字、郭台銘先生的名字,所以當年王永慶先生可比現在的張忠謀加上郭台銘加上一堆的企業家,他不是教父級的人物而已,他是教皇級的人物,所以要跟王永慶先生對抗談何容易?但是陳定南縣長在華視娓娓道來、不卑不亢,他說了一句話,他說:「我有40幾萬的老闆,就是宜蘭縣民是我的老闆,我必須聽他們的。」

那一天播出,聽說宜蘭的收視率破9成,街道上沒有什麼行人,大家都在看那場辯論,本來宜蘭人還有一些心動,認為王永慶董事長到宜蘭來,帶那麼大的投資,對宜蘭或許是一件好事,但是聽過那一場辯論,大家都知道六輕是宜蘭承受不了、承受不起之輕呀。所以宜蘭人從此早上起來反六輕,晚上睡覺反六輕,思思念念,每天想到就是如何反六輕。

[04:13]
剛剛講的是陳定南先生當縣長的時候,當時是一村、一鄉的演講,講到國民黨的候選人在選舉的時候,被人家追著問說你當選了會不會支持六輕?結果國民黨候選人逢廟就拜說不會,所以宜蘭人就安心。沒想到縣長選舉過後,當時陳定南先生變成立委,郝柏村當院長,竟然支持六輕,再重回宜蘭,颱風完了又回來,宜蘭人嚇壞了,所以我們發起一個空前的50輛遊覽車的大遊行到經濟部門口,陳定南當時是反六輕組織的召集人,我是總幹事,連藝文界團體的朋友都出來。

當年王永慶董事長也做了傳單「承諾會給我們帶來繁榮。」,但是當年宜蘭人反對,後來雲林縣長廖泉裕歡迎的六輕在雲林,就是不斷的爆炸、不斷的發生工安問題,即使不爆炸,它平常排放出來的汙染給宜蘭、雲林的鄉親、大人小孩帶來非常多的痛苦跟汙染跟疾病,在詹長權老師接受雲林縣政府委託的報告裡面都有寫,雲林縣的小朋友裡面,他們的尿液檢查出來,這個致癌物來自於化學的汙染,這個就是不同的選擇帶來不同的生活品質。

[06:13]
這跟我進到立法院有很大的關係,為了搶救棲蘭山的檜木,大家看一下,是這麼的美,每一根都像希臘神殿的柱子一樣,這些都是活著的國寶,它們很多都比故宮的國寶年紀還大,但是我們的政府過去錯誤的政策,我們光復後45年,我們所砍的高山、森林,這個車車相連可以繞台灣25圈半,難怪我們現在國土危脆、國在山河破,我們付出非常大的代價,整個國土的收拾善後,為了砍這些針葉林,我們把針葉林下面的闊葉林全部都剷光。

沒有錯,在木材市場,這些闊葉林叫做雜木林,只能夠拿去做紙漿,但是在老天爺、在大自然的眼中,闊葉林跟針葉林都一樣的珍貴,都是我們台灣大地山林之所需,把它砍了,我們台灣的大地從此就開始生病。我給大家看一下這張照片,大自然何其神妙,這麼大顆的樹完全沒有人去種植它,老天爺自己種,在這麼斜、這麼陡的山坡上面,可以長出這麼高的樹,我們都知道台灣的山林表土非常薄,我們的檜木必須像章魚(tako)八爪一樣,把樹枝伸出去,但是它一樣長,所以我們環保界有一句話叫做:「土地公比人會種樹。」

[08:25]
我要告訴大家,台灣何其有幸?經過百年殘酷的砍伐,托天之福,我們仍然擁有全世界最後僅存的台灣原生特有種的原始檜木林,這是老天爺特別賞賜給我們的,所以我們當時發起遊行,在1999年,保護千禧聖誕樹,呼籲大家,不要在家裡裝飾你家的塑膠聖誕樹,我們有老天爺幫我們在山上,為我們守住台灣土地活水源頭的千年聖誕樹、千禧聖誕樹。我們當時呼喚大家,沒有森林就沒有水,北回歸線經過台灣,經過的地方去看一下,很多都是沙漠,台灣幸虧有高山,因為高山,我們有森林、所以我們才有水,沒有森林就沒有水,凡喝過台灣水的人,都應該心懷感恩、保護山林。

但是我們砍了那麼久的檜木林,我們最後發起森林抗暴運動,說不要再砍了,這些樹是有國際級的水準,它應該成為國際級的國家公園,結果被操縱成族群議題,我在立法院說破嘴,沒有辦法,最後我發心進到立法院,我覺得要到立法院試試看,不希望在我有生之年嚥下最後一口氣的時候,怨嘆自己說:「早知道如果我到立法院,或許有機會。」當然我必須跟大家報告我進了立法院,機會還是非常的渺茫。

[10:22]
但是我跟大家報告,因為這些是我進立法院,結果我做了什麼?2005年我進入國會,這是我的助理幫我做的,他說發現有一天早上我開了4場記者會,左下角是綠蠵龜,右下角是反對美麗灣,左上角是反國光石化,右上角我現在看不是很清楚,喔,阿朗壹古道,所以我們在立法院的作戰方式是什麼?開記者會,讓我們媒體不重視的議題,我們台灣人民不知道非常珍貴、非常重要的台灣土地議題,我們設法讓大家知道。大埔跟農民到立法院來抗爭,那一把稻穗就是我建議他們拿上來的,我說,劉政鴻的怪手沒有挖完的,在那個稻田邊邊角角,怪手弧形挖掘的那些稻穗、碩果僅存的稻穗幫我拿幾把上來。

當我把稻穗放在台北的媒體朋友面前,每個人倒抽一口氣,那樣的稻穗所有人一看都知道再過不久就可以收割,為什麼連那幾天都不能等?就用怪手把那些土地挖了、把表土都剷除了。這些被強拆的、孤苦伶仃的、長年支持跟著蔣總統來到台灣的老兵,他們在總統府前面跪下來,最後警察跟他們講說,來找我的辦公室,我會陪伴他們。

[12:31]
這個是齊柏林先生《看見台灣》空拍的桃園藻礁,桃園藻礁因為地方政府不斷的容許工廠、工業區把廢水排進去,千萬年演化的藻礁正在一吋一吋的死亡,下面就是當地居民找到的綠牡蠣。

我們在立法院不只要推好的法案,我們也要阻擋壞的法案。首先我們談《農村再生條例》,《農村再生條例》把我們的孩子、孫子、子子孫孫,口袋裡面的薪水1,500億先花了,跟子孫舉債花1,500億要通過《農村再生條例》,我像發瘋似的,到經濟委員反對這個法案,我說宜蘭在陳定南先生的治理之下,我們做過全宜蘭的地景改造,當年中央政府一毛錢都沒給我們,我們一樣做了,你這個錢花下去,沒有好的配套,是造成災禍與破壞,因為地景改造是非常專業的。

我不斷的論戰,特別是竟然授權給社區,不論村莊、多少社區整合成一個太上社區,那個太上社區的理監事可以決定社區哪裡可以作建地、農地,未來當然是社區理事長,他的土地變建地,別的弱勢農民土地變農地,甚至於變成公有地,我說這個法如果照行政院版本,我們未來的農村是哀鴻遍野,一定是大欺小、強欺弱,我不斷的勸告在場所有的立法委員,如果這個法案你們敢照這樣的版本過,未來我們這些選區有農民的立委,可能半夜會接到農民的電話,「委員,別了、永別了,我現在要開始喝農藥了。」,為什麼?因為他們的土地被搶取豪奪,而且是被合法的強取豪奪。

[15:09]
在我們不斷力爭之下,很恐怖的「土地專章」,終於同意拿走,最後我要求放進一個叫做「培根計畫」1,500億,我們全國每個社區可以分到5,000萬,但是要花這個錢一定需先經過社區的營造、整合、討論找出共識,不是把錢全部都花到硬體,1,500億花完之後,我們的農村還是一樣沒有生機,年輕人還是一樣在農村,沒有辦法生活下去,結果我們的農村救不了,沒有債收,只讓我們的子孫多付1,500億的債,當時的水保局推行《農村再生培根計畫》,我說那「培根計畫」放入母法作為把錢花下去的把關機制。水保局的人說他們會放在執法,我說你別騙我,放入執法隨時都可以改,這個錢準備10年花1,500億,我說不用2年,總統選舉那年就全部都花完了。

放進母法裡面,總統受到壓力的時候可以講說沒有辦法,立法院說你們要經過「培根計畫」並經過四期的訓練,整個社區都要通過訓練才可以拿到這筆錢,結果非常神奇的經過訓練、溝通、整合、討論社區的過去、現在、未來,許多人後來發現錢不是最重要的,社區的心、共識才是最重要的,所以《農村再生條例》雖然我知道不可能擋住,表決也會過,但是現在的《農村再生條例》至少沒有我跟大家報告的那些讓人憂心的災害,而且目前都是有經過四期的訓練,每關都過關的社區,才能夠拿到那筆費用。

[17:25]
《離島建設條例》我們擋了又擋,因為非常可怕,我想因為今天時間的關係,《離島建設條例》我等一下再講給大家聽。《農村再生條例》我剛已經講過,我們不利國土復育的這些法,像是《水保法》、《全國區域計畫》,環保署的開發行為因實施環評的認定標準,還有《森林法》,國有林地變更為非公用財產處理要點,你聽起來覺得這東西沒有壞處?結果他是合法的讓我們的國有林地變成私有,我們的國有林地會一吋一吋、一塊一塊的不見,還好我們反對之後,這些都取消了。

《離島建設條例》因為我現在時間有限,我們抗爭之後,最後在立法院澎湖的立委的環評放寬、種種放寬沒有過,連記者都同情我們,我開記者會時,記者老實講這是一個冷門的議題,大部分的人不住在離島,他也不會關心《離島建設條例》,記者很可愛,這樣幫忙我們在開記者會的時候,當時後面的大字報掉下來,大家上去貼大字報時,他幫我們發送一張照片,叫做「別讓離島掉下來」,所以德不孤、必有鄰。

[19:04]
這是我們在推動核四、永續家園,我也很清楚不用核電我們該用什麼?當然要用再生能源,但是《再生能源發展條例》從2002年持續推動到2009年才通過,非常的可惜,我們的《再生條例》在行政院、經濟部的官員的推動之下,可以變成再生能源「阻擋」條例。這是曹啟鴻縣長,林邊地區莫拉克風災受害最嚴重,當時水淹3公尺、地層下陷3公尺,曹縣長將他家的果園砍除,同時告訴災民我們來養水種電,他挑高3公尺裝一個太陽能板,告訴大家利用《再生能源發展條例》,我們可以幫助災民。但是政府就在《再生能源發展條例》上路的第1年,綠能政策大轉彎,逼到莫拉克風災的災民揚言要到凱道圍爐,最後經濟部次長黃重球才去林邊跟災民溝通,我如果不講,大家以為是國外,這是在屏東林邊養水種電的狀況。

[20:26]
這是德國太陽能,大家都說太陽能並不穩定,但你看這是德國政府,他們藍色的線代表德國期貨市場,太陽能發電越多的時候,他的期貨市場價格就越低,德國政府早就發現太陽能使他們電力期貨市場的價格降低,這個是官方的官員給我的,他很害怕,叫我不要講,他利用能源局2010年長期負載預測與電源開發報告告訴我,等到2021年,台灣的台電發電成本跟太陽光電的發電成本價格會差不多,但是他告訴我,委員,拜託你不要說是我做的,因為官方的人想發展核電,對太陽能、風力並不喜歡。

[21:28]
這是國科會主委朱敬一花人民納稅錢300億、5年所做的報告,我們的電力在住商、工業跟運輸部門可以節能39%,如果你認為說39%誇大,19%好不好?19%我們不只可以廢核四,我們經不起一次核災,台灣的土地只有日本的,日本一次福島核災,關東核災,他們可以往關西跑,台灣沒有地方可以跑,台灣是地震頻率高、是一個斷層密布的國家,我們只有這個地方,所以無論多麼辛苦,我邀請大家,我們把這麼危險的核電廠停下來。

我跟大家報告,台灣真的沒有地方可以放核電廠用過後的這些燃料棒,美國政府已經公開宣布,根據美國國家科學院,要放用過燃料棒的地方,地質條件保證100萬年內都是穩定與安全的。我請教過台灣許多的地質學者,他們都告訴我,台灣沒有這樣的地質條件,也就是說未來會為子孫留下百萬年的負擔。我們是一個有良心、有正義感的大人,我相信大家都不會選擇對我們的孩子做這樣的事情,過去我們不知道但我們做了。

所以現在必須彌補我們的錯誤,我在立法院奮鬥,通過法律,但是也需要好的官員配合,最重要的是我們需要對環境、永續發展有了解的人民支持,如果沒有這樣的心意,我們人民都只想竭澤而漁、炒短線,就不要怪政治人物炒短線、怪政治人物竭澤而漁,如果人民認為台灣的永續發展,世代正義是很重要的,我們大部分的官員跟政治人物就不敢違反世代正義、不敢炒短線。我在這邊跟大家報告,我的時間有限,非常感謝大家讓我有機會分享我的故事,我們大家一起努力,希望台灣可以更好,人類所賴以生存的地球可以更平安、更美好,謝謝大家。

[24:43]
主持人(謝英士):因為機會難得,我想跟您請教一下,在您3屆的立委經歷中,剛剛有介紹很多的法案,有沒有讓您特別印象深刻的法案?您是怎麼促成它不要通過或者是通過的?第二個問題,因為我很好奇,這個沒有在我的表單裡面,我能夠這樣理解嗎?真的在民進黨裡面,有更多像您的同志,像您一樣願意支持環境嗎?

[25:21]
田秋堇:我必須跟大家報告一下,本來的簡報要跟大家講,我守了10年,守到我們的《溫室氣體減量法》通過,當然必須感謝邱文彥委員,我們不斷的並肩合作。《溫室氣體減量法》當年提出來時沒有減量期程、減量目標,民進黨執政我反對,我們必須有減量期程、減量目標的《溫室氣體減量法》。官員們反對,理由是什麼?他們說全世界各國訂《溫室氣體減量法》很少把減量期程、減量目標放在裡面。

我說別國不需要,我們台灣必須有,為什麼?因為我們不是聯合國會員國,我們排碳的速度以及全世界面對全球暖化的壓力,有一天我們面臨國際制裁的時候,我們是手無寸鐵,我們唯一可以跟人家講,我們有一套比別的國家更嚴格的《溫室氣體減量法》,所以我要求一定要把減量期程、減量目標放進去。工業總會的人反對、許多官員都反對、經濟部的官員也反對。

最後我們經過不斷的溝通,工業總會許多高級幹部,他們常到國際做各種貿易,他們非常了解,我講的是很可能發生的事情,因為我們不是《大西洋鮪類保育國際公約》的會員國,但是我們的漁船五湖四海,掛著巴拿馬、掛著其他國家的國旗抓魚,結果人家制裁的是巴拿馬嗎?不對,他制裁的是中華民國。

田秋堇:國際組織侵門踏戶來到台灣,要求你把你們家的漁船全拆了,我們是辛辛苦苦、千求萬求才去求到一個椅子邊邊坐下來跟人家談,談到後來保留70幾艘船,其他的船拆,誰的錢拆?我們全民買單拆。70幾艘船可以出國,上面都有國際觀察員,所以我的意思就是說,我跟工總的人講說,你不要有一天以為經濟制裁不會來,等到那一天來的時候你才說,我們願意溫室氣體來減量,這樣情況是哀鴻遍野,因為措手不及,現在我們自己的國家要怎麼做?我們坐下來談,速度、數量我們都可以慢慢來互相協調的時候,你就要要開始做。後來好不容易終於可以願意通過,當然這裡面還有許許多多的技術問題、立法的技術問題,不過我們今天時間有限,幾乎可以出一本書了。

我跟大家說明,以為這樣就平安了嗎?沒有,前不久美國的研究單位公布,就算全世界、世界各國的政府都按照你承諾的目標去達到你減量的二氧化碳,海平面還會上漲6公尺,6公尺多嚴重?台北盆地會先淹、蘭陽平原會先淹,清水公園只有離海平面2公尺,會淹到羅東,搞不好淹到冬山,台灣我們所有的工業區都在海邊,到時候台灣會變成什麼樣子?所以不要認為說立法院通過《溫室氣體減量法》太嚴格,只求大家一起往前走邁向減碳之路。當然我們還有海洋保育署、國家海洋研究院,這個也是我跟邱文彥委員一起並肩作戰的。

等一下也許邱文彥委員會提到,這真的是證明以環境優先的立委,在立法院會產生一個大家本來沒有預期但卻結出果實。剛剛謝律師問我,民進黨裡面也有人跟我一樣,像鄭麗君委員在教育文化委員會,教育文化委員會監督得到原能會,她對原能會的監督、對台電公司的這些預測是非常的用功,所有的資料她都非常努力很認真在看,事實上大家是分工合作,譬如說我長期在注意環境生態,所以外交、國防、交通等,我可能沒有時間與心力留意,別人因為我在顧,所以他們可能覺得放心,我在處理的議題,其他人就沒有花很多的心思,但是如果到了必要表決、發言的時候,我的意見一定是被尊重的,如果我說這個事情該反對,大概民進黨所有的委員都會投反對票。

主持人:好,了解,謝謝您,我覺得非常寶貴,但是也很可惜,因為時間很有限。事實上以田委員奮鬥的歷程,我相信寫3本書大概都不為過,我們請大家以熱烈的掌聲謝謝田委員的分享。

顯示完整內容

相關節目

目前暫無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