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察官眼中的環境】成立「環境犯罪防制結盟」向污染者宣戰!(全2集)

曾昭愷檢察官
2015-06-02發佈
1,168人瀏覽

本集介紹

第一集 檢察官眼中的環境─曾昭愷檢察官(上)

第二集 檢察官眼中的環境─曾昭愷檢察官(下)
很多人都看過「復仇者聯盟」的電影,但是您知道台南也有一個「環境犯罪防制結盟」嗎?「環境犯罪防制結盟」結合台南地區環保團體、警政機關、縣市環保局和督察大隊的力量,運用科技和武力,從陸海空共同打擊環境犯罪,其中的策劃者就是人稱「台灣神盾局」的檢察署。想知道更多「環境犯罪防制結盟」向污染者宣戰的英勇事跡,高等檢察署曾昭愷檢察官的精彩訪談不容錯過。

顯示完整內容

講者介紹

曾昭愷檢察官為臺北大學法律研究所碩士班畢業,曾任桃園、臺南地檢署檢察官、主任檢察官,現任臺灣高等法院檢察署檢察官。在近二十年之公職期間,曾檢察官除致力於檢察官的司法工作以外,並於公務之餘,積極參與實現公益的資源整合活動,在肅貪防貪跨域整合、毒品減害政策、健保及保險犯罪防制、環境保護結盟等領域之資源整合,都投注相當多心力。

顯示完整內容

文稿

Q1曾檢察官為什麼決定當檢察官?

A1法官、檢察官基本上,沒有所謂哪一個比較好哪一個比較不好問題,那只是在整個司法的工作上面扮演不同的角色。那在法官來講,當然他是被要求要被動,他不可以太主動,因為他要扮演一個純然的客、中立的角色。那就工作的成就感來講,我想檢察官他可以主動的、去,做一些,行俠仗義的事。而且,他可以主動的、發現社會上的一些弊病,而且可以主動的去把這些弊病,來把他扭轉過來。這是一個很容易獲得成就感的一個工作。那當然,法官有、他有更重要的最後把關的工作,檢察官不然他有一個主動的性質,但是,沒有法官在後面,做一個把關,也很容易有侵害人權的事情發生。那所以我認為沒有什麼好或不好的問題,而是,我覺得既然後來選擇了當檢察官,而且這個工作,也充分帶給我很多的成就感,那所以我就繼續一直把當檢察官當作終身的職志。

Q2檢察官的主動性可能表現在哪些方面?

A2檢察官在文官體系裡面,算是一個很特殊的文官。他不是很典型的司法官,也不是很典型的行政官,他的性質比較像一個在連結行政權跟司法權,中間的一種特殊的一種文官。那,當然,因為他的本身的性質很特殊,那所以有不同的人來扮演檢察官角色的時候,他也會用不同的型態來展現檢察官的角色。那有的人當檢察官他把他當成另外一種法官在當,也許他是比較法官型,他問一些案子問完以後、然後結案,問完結案,開庭結案,開庭結案,很像另一種法官的感覺。也有人把檢察官當成一個好像是,超級刑警隊長在做。那甚至帶著、帶著司法警察衝鋒陷陣,甚至,各位在媒體上看,有時候穿著青蛙裝下水、上山下海。那這個,這個都沒有對或錯的問題,而是這個角色這個檢察官的角色本身就是一個很特殊的一個文官。不管怎麼樣,他的核心工作在消極面,還是要來監督一個司法程序的整個流程。包括監督法官的審判情形,另外,還要節制司法警察他們在執行法律的過程的合法性。這是屬於比較傳統消極面,在我們現在的社會裡面,檢察官的角色還要被期待要當公益代表人。他在很多方面要去,去開創,要去、要去做一些,不同的思維。他要、他要主動去感受,民眾、什麼東西讓民眾感到痛苦,什麼事情是讓民眾感覺得無法接受,無法忍受的。

我相信應該很多檢察官是這樣思考,我以前帶的檢肅黑金專組,我常常請大家跟我一起動腦筋。我們要做的是,行俠仗義的事,去感受一下民眾什麼東西讓他覺得很困擾,例如肅貪,肅貪我們固然是要抓不好的公務員,但是我們往往都是從民眾角度,從某個讓民眾感覺很不舒服的領域去追查弊端從哪裡來,就會追到公務員的人謀不臧的問題。

Q3曾檢察官曾經大力的推動環境犯罪防治結盟,是不是可以跟我們介紹一下,您怎麼樣去推動,或者是這個機制本身有發揮什麼樣的效果。

A3最早在推動環境結盟是從台南地檢署開始。當時候,我和我們地檢署的學長,一位陳鋕銘檢察官,有時候會聊天思考,我們想要對環境保護出一點力。可是檢察官他徒有一個公權力,他專業知識不夠,他的人力也很有限,我們沒有一個很有效的觸角。但是我們現在、在我們社會上有一群人,他們是充滿了理想跟熱情。那這股力量,他們往往因為欠缺公權力,欠缺公權力甚至專業度沒有那麼夠,以至於有時候他們、看到環境被污染了,他們很氣憤,他們能做的,就是把他PO在報紙上。然後報紙一揭露,環保的主管機關,就摀著頭說,又要挨打了。那是一種反抗的角色,那造成一種很奇怪的社會現象,所以我們就認真思考,如果我們可以把這個檢察官的公權力,跟主管機關的專業、還有環保團體,相關環保團體,他們的這種敏銳的觸角跟那一種使命感跟熱情,能夠結合起來的話,那是多麼美好的一件事。

我們常常在做一些、很多結合社會資源的工作,當一個值得我們去做的工作,每一個團體每一個角色來做大家都很喜歡做的時候,那這種的結合就會很快樂,做起來就會很愉快。那所以後來,當時的檢察長是朱朝亮檢察長,他也非常的支持我們這些想法,於是我們就開始做了這樣的整合。剛開始很單純,我們就是找環保稽查單位或者主管機關,以及環保團體、台南地區各種形式的環保團體,還有一些十幾位,很熱情的檢察官,我們就開始,大概一小段時間我們就開一次會。那剛開始,這種會議剛結盟,剛開始的時候,我是第一任招集人,當時我的角色幾乎,我都是在勸架。也就是說,環保團體他們會覺得說,說你們這個主管機關根本是在罵這個環保局、或者相關主管機關說,你們查緝不力。那有時候環保機關,會覺得你們不夠專業。

所以造成、剛開始都會有一些衝突。我往往在中間是當勸架的角色,可慢慢磨合一陣子以後,我覺得越來越大家能夠彼此互相得多、已經有多一些了解了,那後來就越磨合就越順暢。那基本上每個檢察官都有負責一個特定的區域,比方說以河流來講,每個檢察官他要負責特定的河流,如果今天這個河流遭到汙染,有汙染情事發生,那環保團體他們就可以用他們敏銳的觸角,去發現這件事情。而且他們可以不像以前那樣,找不到公權力在哪裡,他們可以很有效率的直接聯繫到,承辦的檢察官。然後檢查官他就可以,扮演一個角色,去整合,警察單位或者環保單位,去做一個比較有效率的稽查。

Q4我覺得非常對我來講非常、非常的具有吸引力,因為剛剛聽到這個曾檢察官介紹說,我們這個環境犯罪防治結盟,有十幾位檢察官,然後在我們曾檢察官的召集底下,來共同跟其他的主管機關,或者是環保團體,共同舉行會議,或者是一些溝通,來關心環境。然後幾乎每一個檢察官都有自己負責的河川嗎?

A4案例來講,我並不打算用我們辦出哪一個大案來回應這樣子的問題。我們環境結盟的目的,他本身並不是只是在抓人而已,更重要是要警告那些為了自己私利,想要去汙染環境的人、或者廠商。我們要警告他們,我們發動了整個社會的力量來盯他們,他們如果還是不節制,那對不起我們就要發動公權力,查緝他們。那這個結盟下來,我們的期待,我們並不期待他抓了多少件多少件、多少數字,而是這樣的陣仗擺出來,我們希望產生很強烈嚇阻作用。

這樣子的結盟下來,其實上很多喜歡偷倒的汙染業者,事實上他們會口耳相傳,他們會口耳相傳,知道台南這邊盯得緊,那其他縣市。不敢倒在台南,會不會倒到高雄倒到別的地方去?好像以鄰為壑,就是因為這樣子,其他縣市慢慢都有開始做這環境結盟的工作。據我了解,向高雄台中等等這些地方都開始,陸續都有在做、這樣環境結盟的工作。甚至據我了解,連澎湖那邊都有在籌組結盟工作。因為這樣子的陣仗,他的效果,是展現在我們,至少我們在台南地區來看,幾條河川的汙染,整個曲線圖來看是,逐年在下降的,整個大趨勢是往下降的。

顯示完整內容

相關節目

目前暫無訊息...